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我 取

2019年06月10日 09:04:03 来源:黄山日报 作者:周丽

  盛夏将至,酷暑难敌,隐于居室,似一尾鱼,潜入文字里,一股清凉静气入心入脾。

  静气如涓涓清溪,从一本书里缓缓流入心底。书是旧书,清人沈复的自传散文《浮生六记》。断断续续地读,深深?#22478;?#22320;记。

  中年以后,读书速度有意无意慢了下来。阅读于我这个年岁的人,已经谈不上塑造心灵,甚至连影响心灵都有点无力。但是谋过面的文,牵过手的字,清洁了心灵深处的疑惑、惶恐、胆怯,或者仅仅是空白,它填补了某一处的空白,像?#24509;?#39118;,?#24509;?#20174;芦苇中拂过、穿越的风。而人呢,是会思想的芦苇。微风也好,清风也罢,它们可以改变芦苇站立的方向,以及停留的姿势。

  书架上?#24050;埃?#25163;指轻轻滑过,落在《浮生六记》。小心抽取,拂去蒙尘,重读,惊讶于新发现,沉溺于新?#26029;病?#20845;月光景,内室里炎热熏蒸,沈三白禀明母亲,携着贤妻芸娘,到父亲稼夫公垂帘开宴招待客人的所在地消暑。地在苏州城外,沧?#36865;?#36793;,爱莲?#28216;?#20391;,一弯板桥,宛若新月,玲珑的临水小轩轻偎在侧。檐前有一株老树,绿荫浓密,覆在窗上,连人带轩里?#19994;?#30011;?#38469;?#32511;的,隔岸游?#36865;?#26469;不绝。

  触动心底的,不仅于此,更是那临水小轩的名字:我取。取之于《孟子·离娄上》“……‘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’。孔子曰:‘小子听之。清斯濯缨,浊斯濯足矣,自取之也’。”不去细究沈父取其名的初衷和意蕴,作为一方名流的他,在官在儒皆颇有声望,寥寥二字里,隐约可见其为人处世的心境和智慧。而这,?#24509;?#26159;中年的我们所要追求的吗?

  回望来时路,像一株?#28010;?#32780;居的植物,不识人心,不明世道,看不懂暗流涌动的背后。以一颗真心与人为善,热心?#28304;?#21333;纯而简单地生长。迎着风,?#30333;?#38632;,匍匐在生活的腹地,踽踽而行,向阳而生。只是,不设防的简单,到最后换来的,是委屈的泪水,和直?#33267;?#39746;深处的伤害。幸好有时光,无情,亦有情。它带走蓬勃的青春,美丽的容颜,?#20174;?#26045;与着温暖和慈爱,像一剂温润的?#23478;?#36176;予暗夜里无声的治愈。

  长大,?#36335;?#22312;忽然之间。

  想起知了。炎热的夏日,密密匝匝的枝头,?#24509;?#39640;过?#24509;?#30340;歌唱,蝉声如雨,赠人清凉。有谁会知晓它在泥土里蛰伏的坚忍和孤独?所以,如果只看到一个人的改变,却不知她(他)经历了什么时,最好的尊重?#28508;?#25345;沉默,曲解?#23663;?#35328;?#38469;?#23545;人?#32422;?#22823;的亵渎。是与?#29301;?#23545;与错,个中滋味,非外人?#24656;?#25152;及。所谓的“忽然之间?#20445;?#21738;一?#23614;?#26159;历经岁月的积累和淬炼?而后羽化,重生,涅槃。光阴赠予的好和坏,爱与恨,笑和泪,都化作养分,撒入生活的角角落落。于是,心灵的篱笆院内,四时有序,花开无尽,草木碧绿,百花怒放。聆听草木清音,拥有日月清心。

  清心,也是禅意,学会取舍,得失不计。在无边的暗夜,点?#24509;?#24515;灯,抱住自己,独自取暖,与孤独对抗,与庸常对抗,多少人情物事,都在时间的洪流里付之东流。无论日暮灯火,?#25925;浅?#20809;晓色,?#38469;?#34892;走的最好时光。因为,世间风雨琳琅,山水终会相逢。

  相逢的,终会相逢;无缘的,终将错过。亦取亦舍,御风而行,是生命最美的底色。

  (配文?#35745;?#40644;必胜)


编辑:文潮

幸运飞艇app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