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卷帘人

2019年06月12日 09:21:23 来源:黄山日报 作者:董改正

  翻看历代诗词画谱,万历四十年刻印的《诗余画谱》中,有?#24509;?#26446;清照《如梦令 昨夜雨疏风骤》的诗意图,画中卷帘人为一侍女。仔细品味诗意,总觉得有点不妥。

  于是翻各家注解,卷帘人的解释趋同为“侍女”,只有吴小如先生的《诗词札丛》中持有异说:“此词乃作者以清新淡雅之?#24066;?#31230;丽艳冶之情,词中所写悉为闺房昵语,所谓有甚于画眉者是也。”进而生发道:“及至第二天清晨,这位少妇还倦卧未起,便开口问正在卷帘的丈夫,外面的春光怎么样了?……丈夫对妻子说‘海棠依旧’者,正隐喻妻子容颜依然娇好,是温存体贴之辞。但妻子却说,不见得吧,她该是‘绿肥红瘦’,叶茂花残,只怕青春即将消逝了。……‘知否’叠句,正写少妇自家心事不为丈夫所知。”这个“雨疏风骤”被赋予了别样解释。

  吴先生是大家,所言当然有理,我认同卷帘人为赵明诚或是“爱人”这一解释,但我不认为绿肥红瘦等语是闺房昵语。李清照素来对诗才自负甚高,经过多次“赌书消得泼茶香”后,她相信在金石学上与夫君或有不如,但在诗才上,嘿嘿。还有某次赵明诚自作词若干阕,混入一阕她的词,朋友看后说:“这么多里面,?#25925;?#36825;句好啊!”赵明诚一看,晕,正是“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。彻底败了。那天晚上,风不大,雨却不小,两人喝了酒,有点高,清早,清照还赖在床上,丈夫赵明诚先起来了,为了不吵醒她,正半卷珠帘,看看外面是什?#35789;?#20505;了。李清照醒了,慵懒地问:“海棠怎么样了?”金石学家随口答道:“还跟昨天一样啊!”诗人半是得意半是娇嗔地说:“呆瓜,你知道吗?你该说‘绿肥红瘦’才对,你知道吗?”

  就是这样的。

  大男人卷帘?很多人摇头了,?#25925;?#20542;向于侍女。但在唐宋诗?#35270;?#22659;里,卷帘人不是侍女,而是闺中少妇。如“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起珠帘总不如”,如“今年燕子来,谁听呢喃语。不见卷帘人,?#24509;?#40644;昏雨”,这?#38469;?#23569;妇。还有隐约卷帘的,如“梨花锁院落,燕子窥帘?#23567;保?#22914;“听绝残箫倦笛,夜堂明月窥帘”,都藏着一个寂寞的少妇。在这里,恰恰是李清照的调皮处,她把夫君比作寂寞少妇了,拿他开涮的。

  任何考证其实都该知人论世的。史料的错讹处有很多,而人性千古不变,还原历史场景时,都该在史料的基础上,以正常人性为准则。两个恩爱的小两口,斗斗嘴,秀秀恩爱,甚至他为她穿上花?#36335;?#25198;一下少妇,有何不可?


编辑:文潮

幸运飞艇app计划